nanimono2

我先看了電影才看書,我覺得電影已經很好看,而書更好看。
我會滿喜歡書本的書寫方式,例如,對於演唱會的描寫的敘述過程,即使我沒有在現場,我也會覺得我好像在一樣。
我自己也很常寫演唱會的心得,我覺得本書的寫作方式更讓我喜愛的地方在於演唱會場景的人物互動,
聚焦在參與演唱會的人身上而不只是表演者本身,覺得好像在看著一個正在發生的故事, 活生生的。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undefined

對於這部紀錄片最初的想像,原本以為是開心的生活日常。帶著有「同志媽媽」、「紀錄片」這樣的印象進入電影院,走出戲院覺得有種揮之不去的感覺在燒。首先,導演跟媽媽的感情其實不太好,這是看電影過程中覺得最意外的事情,為什麼會想要紀錄最熟悉的陌生人呢?過程中我還曾猜測是不是導演的媽媽往生了,但還好只是我八股的想像,而這些故事裡面的問答,人物的對談揭露出不同面向的觀點,好像讓事情越來越能拼湊出一個樣貌,我在想,如果自己是劇中的任何一個角色,會願意分享內心最不想提起的事情嗎?我也不覺得說出來真的會怎麼樣,我也很能理解媽媽為什麼要藏著這麼多的秘密,對親人不說自己的性向,對愛人羅織自己的過去。我的理解是,這個電影就是在解開和媽媽之間的一個一個的結,碰觸到了傳統觀念,「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也碰觸到了同志議題,社會底層工作。如果被放在主角的位置,一個人哪能擁有秘密,看到孫女小時候問說,「阿嬤是男的還是女的」,以及導演自己知道媽媽的性向等等,有些事情真的不用說,靠觀察也能看出什麼,但導演為什麼敢做這樣的紀錄呢?難道家人很習慣這樣天天被拍被錄影嗎?又不是網紅。(真擔心媽媽會不會氣憤做傻事)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昨天看了第一集,約半小時就覺得可能想棄劇,但還是看完。

    《夢裡的一千道牆》這部戲的剪接跟《姜老師》有著類似的感覺,或許可以說《姜老師》這齣戲的存在奠定了一個棄劇的標準,一如電影的《刺陵》。 剪接讓故事變得破碎,而有跳來跳去的感覺。劇情看起來有三個分支,但總是不清楚為什麼點到為止又接了另一個故事,有時連接廣告的點都莫名其妙,「蛤,所以是?」然後就進廣告了,「看不懂」是第1個原因。

 

    第2個原因是我不覺得一味挺類型劇是健康的,劇的話語應該再故事呈現而不是透過官網或演員的心得補充(例如《姜老師》),然後再請大家支持。在實況文的推文裡有分2派,一派就是一直說看不懂的,另一派就是說他看得懂。「才半小時,才1小時,或才1個半小時,為什麼這樣就要棄,也難怪台劇保守沒變化,跳個風格就看不懂。」這實在言重。類型劇不受青睞就檢討觀眾,觀眾是欠導演劇組什麼嗎?看靈異劇不就是想在緊張的氣氛中享受驚嚇的刺激感覺,如果沒有共鳴,或根本不要說共鳴,是連在演什麼都意味不明,這為什麼是觀眾的不是?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星空冒險日記第一章希望來到了第三場
就像文案上說的,等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出發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_hobo

HOBONICHI 本人

 

我去年去大阪就買了,但上個月底去跑步時,整個袋子被偷,所以託了 Fred (阿邊) 去日本順便幫我到 Loft買。但過程很不順利。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52HZ I love you

/

    還記得八年前的海角七號,那時一看完這部電影就覺得國片總算有一個不一樣的電影出現,那時的海角透過一封寄不出去的信,和音樂,串起了一段愛情故事。在經歷了賽德克巴萊之後,再度推出了一個不同與以往的音樂劇類型電影,不同於以前好像是撿到寶一樣,這次幾乎大大小小的宣傳,幕後,新聞,都有所關注,在觀影之前也很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期待太高,而覺得很失望,在12月份看了口碑場之後,即使到現在還是覺得「超級喜歡,非常好看」的一部電影。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何者_.jpg

 

    何者是一個透過大學生即將畢業要找工作的過程,而發展出來的故事,因為在劇裡涉及了形形色色的職場邏輯,讓人覺得每個人都能在這五個角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故事以拓人的視角出發,他是學校劇團的編劇,跟另一個在劇中一直被提到名字的烏丸銀次合作,畢業後, 他客觀分析繼續搞劇團是不被看好的, 不如投身職場, 而他的昔日搭檔銀次則選擇分道揚鑣, 自創劇團, 不時在 twitter上分享努力的成果, 即使飽受惡評還是維持每月一次的公演, 顯然是拓人若選擇另一條路的對照組。

    冷靜分析的拓人,樂觀開朗的樂團主唱光太郎, 可愛的瑞月, 學歷嚇人優秀的理香, 散發設計文青氣的理香同居男友隆良,以及最可怕的那種明明沒出現卻一名字一直登場的銀次,主角群因緣際會之下在同一個屋簷組成了求職小組,互相提供求職的技巧,靠團隊合作的方式一起找工作,劇中將 twitter一次發文只能140以內與面試用一分鐘自我介紹巧妙連結,並且多處使用 twitter發文串場形塑角色們網路和現實的不同面向。表面上看起來充滿正能量,一切都好棒棒的小團體,有時在有人離去後就開始惡言批評,好像剛剛的粉紅色泡泡都是假象。他們也的確是亦敵亦友的存在,劇中不時在同一個公司面試時巧遇,甚至有人還被分到同一個小組面試,,短兵相接。過了一陣子,有些人得到了內定的好消息,大家也歡欣慶祝,同時也充滿了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自我懷疑,為什麼她可以找到工作自己的履歷卻石沉大海?隨著成員的不同選擇, 求職小組的關係也產生了微妙的瓦解。

    電影丟出了很多有趣的問題,比如,為什麼有些人會退而求其次去做沒那麼想做的工作,為什麼人那麼假,在面試的時候說得滿腔熱血,但卻又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是工作決定了我們是甚麼樣的人嗎? (何者)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有些人寧願為了生活妥協,而不真的去成就他想成為的樣子? 又是為什麼有些人不願入世,一定要準備到百分之一百的完美才肯放膽去做,卻又嫌棄自己跟社會格格不入。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跟朋友到摩斯漢堡用餐,發現多了一個新奇的設備 -- 自動點餐機

15894641_947950618711257_2963178308671902239_n.jpg

點餐機是一個巨大的觸控螢幕

可以選擇想要的套餐或單點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781671_1402450216431703_5318038937221530414_n.jpg
常硬的新年第一天。

  前一天晚上我們跨年到早上七點多。幾乎沒有睡的我在 10點多前往中正紀念堂。我還提醒著想看表演的朋友是時候該出門了。11點的時候廣場已經有許多歌迷在戶外舞台等候。排周邊的歌迷更是蔓延到了自由廣場的牌樓。一旁的摩斯也是熱門的排隊場所。我在等人的時刻也看到了一些好久不見的臉孔。對於這天並不是我原先預期的行程,但如果不是因為替代他,我也不會知道這天有多美好。我跟另外一個來看表演的朋友都在心中深深地感謝著。

  這場表演是《蘇打綠樂團》近期最後一場一起的公開表演,在這之前他們已經瘋狂了一整個夏天,用28場表演重新演出10張專輯裡面的歌曲,以及各種驚奇。我覺得那給人一種感觸是「原來一年可以做這麼多事情」,而對於「復刻」的難處我覺得除了演出者之外,觀眾也是重要的隱藏因素,雖然我覺得追求跟以前一模一樣這件事本身就有點「變態」,但如果能成真或許也是另一種救贖。(但也別以為是理所當然)。我對於「離別」這件事情真的沒有特別的感傷,雖然我也看了幾場,或者對我來說還滿多場的《蘇打綠》,我還算是理性冷靜。總之想介紹一下背景, 在去年的一整個瘋狂歲月之後,他們要用自己的音樂,在國家音樂廳以及自由廣場,和大家告別。

  在國家音樂廳聽演出是很特別的經驗,以我個人的認知,《蘇打綠》並不是空前,但我覺得是不是空前也不是那麼重要,重點是這樣的聆聽經驗真的很特別。一切依照著音樂廳的規矩流程,每個人雖然不見得穿著典雅華麗正式,但都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聆聽著古典樂,那個畫面真是有點微妙,比起在冬未了有點像是在製造古典樂的經驗,而音樂廳更加強了那種真實感,包含了一切的真實進行,以及觀眾的互動回饋,都更是沒在鬧的,雖然過程中有些奇怪的人往場外移動,打擾了整個活動的進行,但整體而言是非常真實的演出。我覺得那天很累對我來說是個藉口,我可能不管累不累在上半場都很難撐完,即使有些旋律我聽得出來跟蘇打綠的歌曲有關,但覺得還是要能好好聽完比較好,但還沒辦法。我對於女高音的印象深刻,華麗到了另一個境界。我還記得後來有搭配著小鼓的旋律,固定的頻率像伸出一隻手一直敲著我的後腦勺,覺得內心非常平穩。後來有的鋼琴彈得快要飛起來了,也相當吸引我的目光,覺得有種彈奏上的生命力的展現的感覺。雖然後來阿龔被虧說「太緊張」。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在還沒有去翻票根之前,我先憑記憶寫我今年看過那些舞台劇。

冬之旅
那場應該是慕大師之名而買,但是題材又不敢買太貴的位置,第一次坐劇院非常高的位置。其實也沒有很進入狀況,所以就還好是買便宜的區塊。

人間條件1

文章標籤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