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者_.jpg

 

    何者是一個透過大學生即將畢業要找工作的過程,而發展出來的故事,因為在劇裡涉及了形形色色的職場邏輯,讓人覺得每個人都能在這五個角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故事以拓人的視角出發,他是學校劇團的編劇,跟另一個在劇中一直被提到名字的烏丸銀次合作,畢業後, 他客觀分析繼續搞劇團是不被看好的, 不如投身職場, 而他的昔日搭檔銀次則選擇分道揚鑣, 自創劇團, 不時在 twitter上分享努力的成果, 即使飽受惡評還是維持每月一次的公演, 顯然是拓人若選擇另一條路的對照組。

    冷靜分析的拓人,樂觀開朗的樂團主唱光太郎, 可愛的瑞月, 學歷嚇人優秀的理香, 散發設計文青氣的理香同居男友隆良,以及最可怕的那種明明沒出現卻一名字一直登場的銀次,主角群因緣際會之下在同一個屋簷組成了求職小組,互相提供求職的技巧,靠團隊合作的方式一起找工作,劇中將 twitter一次發文只能140以內與面試用一分鐘自我介紹巧妙連結,並且多處使用 twitter發文串場形塑角色們網路和現實的不同面向。表面上看起來充滿正能量,一切都好棒棒的小團體,有時在有人離去後就開始惡言批評,好像剛剛的粉紅色泡泡都是假象。他們也的確是亦敵亦友的存在,劇中不時在同一個公司面試時巧遇,甚至有人還被分到同一個小組面試,,短兵相接。過了一陣子,有些人得到了內定的好消息,大家也歡欣慶祝,同時也充滿了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自我懷疑,為什麼她可以找到工作自己的履歷卻石沉大海?隨著成員的不同選擇, 求職小組的關係也產生了微妙的瓦解。

    電影丟出了很多有趣的問題,比如,為什麼有些人會退而求其次去做沒那麼想做的工作,為什麼人那麼假,在面試的時候說得滿腔熱血,但卻又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是工作決定了我們是甚麼樣的人嗎? (何者)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有些人寧願為了生活妥協,而不真的去成就他想成為的樣子? 又是為什麼有些人不願入世,一定要準備到百分之一百的完美才肯放膽去做,卻又嫌棄自己跟社會格格不入。

, , , , , ,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跟朋友到摩斯漢堡用餐,發現多了一個新奇的設備 -- 自動點餐機

15894641_947950618711257_2963178308671902239_n.jpg

點餐機是一個巨大的觸控螢幕

可以選擇想要的套餐或單點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781671_1402450216431703_5318038937221530414_n.jpg
常硬的新年第一天。

  前一天晚上我們跨年到早上七點多。幾乎沒有睡的我在 10點多前往中正紀念堂。我還提醒著想看表演的朋友是時候該出門了。11點的時候廣場已經有許多歌迷在戶外舞台等候。排周邊的歌迷更是蔓延到了自由廣場的牌樓。一旁的摩斯也是熱門的排隊場所。我在等人的時刻也看到了一些好久不見的臉孔。對於這天並不是我原先預期的行程,但如果不是因為替代他,我也不會知道這天有多美好。我跟另外一個來看表演的朋友都在心中深深地感謝著。

  這場表演是《蘇打綠樂團》近期最後一場一起的公開表演,在這之前他們已經瘋狂了一整個夏天,用28場表演重新演出10張專輯裡面的歌曲,以及各種驚奇。我覺得那給人一種感觸是「原來一年可以做這麼多事情」,而對於「復刻」的難處我覺得除了演出者之外,觀眾也是重要的隱藏因素,雖然我覺得追求跟以前一模一樣這件事本身就有點「變態」,但如果能成真或許也是另一種救贖。(但也別以為是理所當然)。我對於「離別」這件事情真的沒有特別的感傷,雖然我也看了幾場,或者對我來說還滿多場的《蘇打綠》,我還算是理性冷靜。總之想介紹一下背景, 在去年的一整個瘋狂歲月之後,他們要用自己的音樂,在國家音樂廳以及自由廣場,和大家告別。

  在國家音樂廳聽演出是很特別的經驗,以我個人的認知,《蘇打綠》並不是空前,但我覺得是不是空前也不是那麼重要,重點是這樣的聆聽經驗真的很特別。一切依照著音樂廳的規矩流程,每個人雖然不見得穿著典雅華麗正式,但都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聆聽著古典樂,那個畫面真是有點微妙,比起在冬未了有點像是在製造古典樂的經驗,而音樂廳更加強了那種真實感,包含了一切的真實進行,以及觀眾的互動回饋,都更是沒在鬧的,雖然過程中有些奇怪的人往場外移動,打擾了整個活動的進行,但整體而言是非常真實的演出。我覺得那天很累對我來說是個藉口,我可能不管累不累在上半場都很難撐完,即使有些旋律我聽得出來跟蘇打綠的歌曲有關,但覺得還是要能好好聽完比較好,但還沒辦法。我對於女高音的印象深刻,華麗到了另一個境界。我還記得後來有搭配著小鼓的旋律,固定的頻率像伸出一隻手一直敲著我的後腦勺,覺得內心非常平穩。後來有的鋼琴彈得快要飛起來了,也相當吸引我的目光,覺得有種彈奏上的生命力的展現的感覺。雖然後來阿龔被虧說「太緊張」。

, , , ,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在還沒有去翻票根之前,我先憑記憶寫我今年看過那些舞台劇。

冬之旅
那場應該是慕大師之名而買,但是題材又不敢買太貴的位置,第一次坐劇院非常高的位置。其實也沒有很進入狀況,所以就還好是買便宜的區塊。

人間條件1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year.jpg

2016/12/28 @ rayark concept (蘭空咖啡)
宇宙人小玉 莊鵑瑛小球 小男孩樂團米非 suming舒米恩
#52hziloveyou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整理手帳發現很多電影票根,舞台劇票根,演唱會票根
都是回憶。
在這樣的歲末年終,是不是要做個簡單的回顧呢?
那就開始吧。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能為這個世界做甚麼事嗎 ?

我從小就生活在都市,雖然喜歡旅行, 但喜歡海的程度遠多於山, 這幾年有跟背包狗去走過阿朗壹古道, 還有去青青草原露營, 小時候當然也有去過玉山, 阿里山海拔不是那麼高的地方, 或是大一的時候出過幾次地質調查。跟野外的接觸其實還好, 對於動物的認識也是, 我還記得最近一次大家去動物園的時候那種看到甚麼都很雀躍的心情, 但, 如果說對於生長環境認識了多少, 我覺得是非常有限的。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178.JPG

兩年一次的簡單生活節,總是讓人期待,十年前的時空,音樂節並沒有像現在這麼興盛, 只花800就能在同一天看到好幾個團的表演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現在好像每個月,每個星期都有音樂節,在城市哩,在海邊,在深山中,走到現在,簡單生活節難能可貴的地方應該是他還在。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消失了,我會不會像每年都很懷念「野台開唱」那樣懷念著, 也許會吧。

今年的簡單生活節是免費,對比去年花了將近一萬元去看 Summer Sonic,簡單生活節居然可以連兩年免費舉辦實在難以置信,不會虧錢嗎。又或者像 Cold Play 這樣一團就可以賣到 7800的高價位,還完售。台灣音樂祭居然可以免費,真是不可思議, 這是意味著簡單生活節的成功還是音樂圈的血汗。但免費意味著水準會有差異嗎?或者說我們會失去甚麼嗎?最直覺鮮明感受到的是,今年的 list不像某幾年那麼的星光熠熠,而調性也偏清新,(雖然我沒有聽完全部就是),但在這個名單沒有陳綺貞,沒有蘇打綠,也沒有張惠妹,沒有四分衛,董事長,濁水溪,滅火器,血肉果汁機。雖然免費,任君挑選,今年我也只是找了自己喜歡聽的來聽,沒真的參加了一個音樂節的感覺。如果可以免費又有夢幻名單的音樂祭不知道有多好,今年的簡單生活節讓我很願意捨棄一些時間去做別的事情。(像跑去大安區,信義區看展覽,看電影再回來)

IMG_4606.JPG
Day 1: 奇哥 -> 小球。

, , , ,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184341_1758470977725586_3721457730558528545_n.jpg

大約在一個月之前,我跟朋友到了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看了「我記得」的舞台劇。雖然那天看完之後很喜歡,也很想再看一場,但因為某些固執的理由沒有買票。

一個月後,舞台劇的導演在敦南誠品後方的小咖啡廳,台北人咖啡,辦了一場座談會,在座談會之前用 Google Doc報名。繳費與確認的過程,跟我城劇場的小編有一小段魚雁往返的時間,最後確認自己能來聽,覺得很開心。

座談會的入場是七點半,八點開始,但這群觀眾, 幾乎都很準時, 即使今天是星期五晚上, 即使台北下著雨。咖啡廳第一次來,空間很小,很難想像平常是怎樣的人會進來這邊用餐。牆壁上滿滿的「新社員〕的測驗紙,明信片, 有個區塊有另一部舞台劇「呆吧人」的介紹, 我猜這家咖啡廳的存在應該跟舞台劇脫離不了關係了。

當導演一進場的時候大家應該都很期待聽到導演分享的故事吧,我也是來聽,沒想過自己也需要說,可能因為自己坐的位置太有指涉意涵,剛開始沒多久就被點名問說為什麼要來,看戲的心得這樣的問題,雖然我覺得我寫心得文也算是駕輕就熟,一揮而就。但在這樣完全沒準備的情況下就被創作者直接詢問的經驗還是很少, 我只能盡量去搜尋有點遙遠的記憶,最衝擊的那個印象,說出了我對於同志出現在劇中的想法,而那大概是如果我深思熟慮之後不太會這麼直接寫在文章中的,因為要顧慮文章的流暢,要顧慮這個點擺放的順序,一個完整的文章要顧慮很多,而一個真實的交談,我盡量誠實地說出內心的震撼與衝擊,還好關於誠實這件事,是我這一陣子時常在練習的,雖然緊張,但我覺得我沒有講錯甚麼。就好。

,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jpg

我是為了「消失」去看的,「消失」這兩個字有著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而且我看了兩次喔。

第一次去看的時候,我只看了幾個片段,因為是晚上11點的。

我旁邊坐著一個一直在滑手機的男子,雖然我覺得他很惡劣。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