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還能不能共享著這一片天空?

(圖: 還能不能共享這一片天空 ? ) 

  遊行不是為了感受氣氛,不是覺得很嗨就好,我們在街上對未來做一個選擇,我們意識到「危機感」,我們想要改變,我們在為一個現在看起來不可能的結果,努力著。這些人不是吃飽撐著,做選擇,有時候會有犧牲,有人犧牲了假日,有人犧牲了一場球賽,有的人已經努力了好幾年,才讓今天有這麼多人只是「意識到」。我覺得他們很辛苦,也很壓抑,在這麼多人的場合,也應該很希望能讓大家也一起去關心其他議題,但沒有。幾百次都在說核災的可怕,核廢料不應該放在蘭嶼,核電廠不安全。讓現場的大家能聚焦在一件事上,而改變的力量,在發生。今天,廢核的力量,在臺灣,遍地開花。

IMG_3347  

  是第一次為環保議題上街頭,也是第一次為政治議題上街頭。我家的立場是很微妙的,我媽媽跟我外婆那邊的親戚的立場完全不同,我家則是晚上都會看TVBS的洗腦節目,我自己高中的時候就覺得那種節目很吵,很沒營養,很無聊。前幾天還聽到我媽媽稱讚行政院長以前台大政治系的江老師很會說話,也跟我爸爸沆瀣一氣地說如果要說危險的話,大陸沿海都蓋滿了核電廠,這樣的話。我覺得可以說是風涼話的話。我很不能認同。雖然核四這個問題本來就很政治化,但牽就於政黨的立場去支持或反對核能電廠,實在是莫名奇妙,我也很看不下去。我覺得灰心的是,即使我在這天走出去表示意見,我連家裡的意見都改變不了,怎麼改變更大的社會觀感,這是很矛盾的,好像我繞了一個很遠的路,但我又覺得,我們責無旁貸,因為生於1984年的我,活在這個時代,我願意在這個時候按下一個暫停,期許著多一個人的力量出來,能帶來什麼改變,而不是在已經有些人受苦受難的時候,冷眼對待,或者到了某個不能改變的時間點才悔恨自己沒有盡一份心力。

  於巨大的公投門檻,10萬或警方說的5萬實在不是一個樂觀的數字,在遊行前我在西門町聽金馬奇幻影展的講座,然後,出來以後聽到一些路人在討論遊行,西門町的路人也很多,但大部份的人還是留在那邊逛街,遊行像是與他無關的存在。是的,在遊行的隊伍裡好像可以感受到大家眾志誠成一條心的安慰感,但那真的還不夠的。只是相較於過往,有多一些人願意去了解,然後發現核四的弊端很多,多到很誇張,對未來感到恐怖,所以也要出來反對。如果真的要壓倒性的民意火力展現,我覺得我們還是稍冷漠了。

  次的遊行,將隊伍分成幾個大隊,如果帶著寵物的有寵物專屬的隊伍,小孩有親子的隊伍,政黨有政黨的隊伍,公民有公民的隊伍,每個隊伍都有專門的前導車在帶口號,並且在行進的各個定點還有音樂表演,行動劇宣傳理念和拍照,加上參加民眾也有眾多的創意標語創意行動,好像是一個嘉年華會,但可悲的是,我們是因為反對核能政策這麼悲傷的命題而呈現出的無限創意,而不是為了真正快樂的事像是李安導演得獎或中華隊比賽打進八強之類的事情。
(小朋友也跟著爸爸媽媽上街反核)

為了孩子不要核子

 IMG_3366 - 複製

(好久不見的開喜婆婆分享心情到激動落淚)

IMG_3333

(核廢料遷出蘭嶼)

IMG_3325  


(核服裝設計展示)

IMG_3372 - 複製 IMG_3373 - 複製 IMG_3375 - 複製 IMG_3380 - 複製 IMG_3381 - 複製  

 

IMG_3386 - 複製  

(反核,我們的音樂不插核電)

IMG_3411     

  上,大部份的人遊行完就回家了,我則是去看完棒球後才又回到凱道的現場,現場守夜活動也很精采。電影人帳篷有多名導演分享影片與心情,即使不能來現場的導演,像是魏德聖、馬志翔先生等,他們也在拍片現場拍攝反核影片表達反核的心聲,創意無限的電影人還想出集體拍攝哈林搖的活動試圖引起更高的關注,此外,柯一正導演的發言讓我回想起去年核二重啟的失當與恐怖以及吳朋奉先生的發言,你是仙喔 ! 直白的道出政府為了安撫民心卻謊話連篇。而現場為了確保議題的一致性不被沾染上政治色彩,也謝絕政治人物發言,現場也有放映過去抗爭的自錄影片,我在看到蘇貞昌先生在擔任台北縣長時對於貢寮核電廠的態度,也讓我對於這個人現在對於核電態度的懷疑跟不能理解。

IMG_3410 (反核滾雪球活動)

IMG_3413  

  道中央還有繪製反核旗的活動,由民眾一起彩繪,直到累積311人創作完成為止,並且在3/10 08:00於凱道升起,用這面旗幟寫下台灣反核歷史的一頁,也用311這個數字和日本福島311核災呼應,宣示和紀念反核主張。而另外帶給我較感性的情緒的是藝文人帳篷,原本不太了解念詩和宣讀文本內容有什麼作用,文創用了文創的方式告訴了大家訴求,我聽得較完整的是湯舒雯〈「事前」的創傷:災難共和國的模擬城市〉,以及謝東寧、劉天涯〈尋找作者的六個輻射人〉。前者由於在德國留學深切感受到台灣和德國在處理歷史事件上的差異,並且以311事件,228事件,白色恐怖事件,以及模擬城市遊戲為例,雖然我現在已經很難重現演講的精采和震憾,尤其是講述白色恐怖事件,以及事前、事後的敘述,讓我深切的感受到我們多想按下那個暫停,以及去思考,除了用預示性的災難外,是否更該正式現正進行的災害 (如燃料棒、蘭嶼等)。後者只是唸著一封一封的信,就能展現出文學的幽默和感傷,也讓人覺得能聆聽到藝文人士的分享是很值得也很有收穫的。

(凱道上的塗鴉) 

IMG_3401 - 複製 IMG_3402 IMG_3404 IMG_3405  

(反核哈林搖)

 

(Kano劇組趁拍戲空檔錄製反核遊行1930年版)

 

針對馬英九總統在臉書上所說的穩健反核,我的看法

 

(更多相片請看 : http://itsour.pixnet.net/album/set/17172316)

我是人,我反核報導。(抱歉這次很難用第三人稱的觀點書寫,因為我們都責無旁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