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昨天的日記

早上去法社上行訴
今天延續著上週還是在講訴訟類型
講得更細一點 我就不細說上課的內容了
印象深刻的是
訴訟不管是在民事還是在行政上都化約成三個部份
舊秩序的權義關係的確認
舊秩序的權義關係的履行
舊秩序 -> 新秩序
然後就說 這些能涵蓋所有的情況
我遺忘了當時所想的到事情
但深深有所感

中午趕回去出版中心上班
寫了一張違心的卡片
後來的三個小時沒做什麼事情
直到晚上看到了聯合報一篇 a sort of life 這本書的介紹以後
我才真的可以在文字中看到自己的心情
雖然我昨天花了很長的時間想要寫出來
但是真的很難表述

下午我跟蔡幸穎說我不想去吃飯
其實我希望在生日之前都不要有什麼聚餐的活動
如果你們以為是牛暄中的關係 那就誤會大了 = =
我覺得這個星期不去 下個星期又很靠近母親節
只要撐過兩個星期就好了
因為我很不想/不敢面對另一件事情
所以我很不想去 而且我一定會極力抗拒任何可能慶生的形式和活動
後來蔡幸穎跟我說 他不會勉強我啊
我就覺得我很無聊 XD
到底是不勉強好呢 還是勉強好呢
我把我自己當成圓心 但其實是活在邊陲而已

下午上黑格爾
當一個人一直在推崇一個東西 你就會想這個東西真的有你講的那麼好嗎
這就是我對希臘一開始的疑問
但是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問
說不知道希臘為什麼對基督教可以視如己出
但是其實在之前或多或少也有解釋過希臘在這個地方的特質
至少從哲學史的觀點來看它 也就是要我們在長時間的觀察之下
去接受不同民族有著不同民族的個性的事實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討論區問這個問題
不過要是有人有興趣回答 我會覺得滿高興的 XD

然後英檢真的沒過
閱讀過了聽力沒過
我原本以為兩個都應該沒過
結果沒想到我閱讀根本沒準備還可以考過
很多文法單字都很不確定閱讀測驗也沒看完
聽力在考場受到的干擾很多
只差三分而不適格其實會覺得很不能接受
五月三十一號那次我會練到連連音省略音同化音都聽得出來
可惡!!!

所以當不在意的人對你表現在意可以很不在意的去想任何的旁枝細節然後對相反的情況很感慨
生命如果化約成固定的型式生命真實的內容被簡化被取代成一種我們以為都能理解的型式以後
又怎麼能真的去想起來在每一個不同的特別的記憶深處所刻印下的生命歷程呢
我寫下你的名字讓我能冷靜能一樣清醒的面對排山倒海接踵而至的問題煩惱跟麻煩的事情
為什麼我不能像面對其他人的問題的時候一樣很快的有一個客觀合理的答案呢
好想逃避開為什麼還沒畢業為什麼還有兵役要服
在這段等待的空洞的時間人還能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