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 (ウィーアーリトルゾンビーズ )

艾草 / 莫名其妙就二刷了

這部電影很有趣,也很悲傷,那個無時無刻要犯文青病的氛圍,加上各種遊戲元素,音樂元素的融入,讓我看完了電影以後還是念念不忘。

我最近在玩的遊戲是「王國之心」,跟MLB The Show (棒球),遊戲畫面都比二十年前還要精緻。之前還有在玩「八方旅人」(又譯為「歧路旅人」),畫面風格就很接近電影裡的像素造型角色扮演遊戲。 電影發生在一個晴朗的天氣,四名主角在火葬場相遇,他們很巧的在同一個時間點失去了雙親,而且對於至親的逝去,沒有表現得很難過。四個主人公剛好跟傳統RPG主角和仲間的人數一致,一個勇者,一名戰士,一名魔法師,跟一名僧侶是腦海中會浮現的最佳組合。不管是人物的移動,畫面的過場,把故事用章節關卡來包裝,以及熟悉的音效,對於熱衷於玩電玩遊戲的人來說,這就是某種「神還原」的感覺。但光是遊戲還不足以那麼吸引人,乍聽之下好像很有事的台詞,透過主角面無表情地唸出來,以及每段洗腦到不行的旋律。雖然我只會一點點的日文,但也好想把整首歌都背起來,在騎車的時候一直大聲亂唱。

序章 . 為什麼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

最開始我記得光(主角人名)說爸媽的骨灰灑在義大利肉醬麵的粉末,這是多麼詭異的比喻。後來就慢慢知道,原來父母都忙於工作,疏於照顧小孩,但小孩家境非常的富裕。爸媽買了各種遊戲機給他,他整天都在玩遊戲,也會去補習。回家就吃微波食物。家人關係非常疏離。媽媽跟爸爸因為要修復關係去參加了一個採草莓的行程,卻在旅途中車禍身亡。雖然電影好像什麼難過也沒有說,也沒有流淚。只是不停地質問著,傷心這種感情是存在的嗎?現實太荒謬不值得掉眼淚吧!原來這不是整人節目的橋段,而是現實的冰冷的軀體,但我好像也從來沒有握過溫暖的手。「微波過再吃喔」的便利貼變相成為母親最後的遺言。然後對四處留愛的爸爸深深地問了一句,「我有被愛過嗎?」。 不喜歡告別式的繁文縟節,不喜歡大人們的虛情假意,覺得葬禮的經文像是暗號一樣讓人費解,比起學校的歷史課還無聊五倍。 有種光好像還是很在意家人的感覺,但也覺得那樣的在意也不一定要哭出來才是愛吧。哭才是正常的情緒嗎?

他們四個人在火葬場裡對話,互相虧彼此是「媽寶」,似乎有某種相互理解的頻率。在遺體火化之後,那會是媽媽火化的煙嗎? 如果是旁人對於一個小孩看著煙說這是自己的媽媽媽應該會很費解,理解了以後也只是尷尬地站在那裡,畢竟一般人對於死亡還是很忌諱的吧。

第一章 巴別塔大廈

看到這個名字我還在想是不是我看錯,因為跟最近吳青峰的一首歌名一樣都有巴別塔,難道有什麼含意嗎? 結束後光帶著其他三個人回到他家,光的家是一個華麗的高樓大廈,家裡有各種遊戲機,他自己的意象也是一個拿著遊戲機一直玩不看路的小孩,他家有非常多的微波義大利麵。他的夥伴們在光去補習後被阿姨(之後光的法定監護人)趕了出來,光想回家拿重要的東西,一個是他的遊戲機,另一個是鬥魚。拿道具的過程拍得也很像遊戲畫面(有點像是某種小遊戲不能被魔王看到),最後很驚險達成任務。他說鬥魚是一種會跟同類相殘的魚。跟他同樣「預設值是孤獨」。他把鬥魚往排水溝倒下去,說是說總是比在魚缸裡好,但其實也想順便斬去跟父母之間的回憶,但哪有這麼簡單?可以確定的是,光不想跟阿姨著,勢必要離開跟其他夥伴展開一段新的冒險。

第二章 青椒肉絲與夕陽

接著他們要去體型胖胖的,笑笑的綠色衣服的小孩家,小孩的名字叫做石。但他已經沒有家了。石的家本來是一個熱炒店的樣子的餐廳,青椒肉絲是媽媽常常煮給他吃的菜。爸爸要石去上空手道課,成為強者。但又說強者能自己做出選擇。但諷刺的是,爸爸不管是結婚,還是頂讓下哥哥留下來的店,都是被動接受結果,一點也不是他講述的強者。更可以說是弱者吧。石在空手道館也不是非常順利,可還受到歧視霸凌,回家的路上,本來應該藍色的天空,卻是染血的夕陽紅,美麗又哀傷。喜歡吃青椒肉絲的石露出了綠色的舌頭說自己無法品嚐味道了。納悶地說著世上難道沒有更死不足惜的人嗎? 無味似乎也是在表示人生的乏味,自己像是一個毫無目的的行屍走肉一樣。

第三章 牛奶是愛

光拿走了遊戲機,石拿走了中華炒鍋,像是每結束一個任務就會得到一種戰利品。第三個小孩的家庭是在做車子的標誌。爸爸背負巨大的債務,而且會對媽媽施暴。裕貴(タケムラ)跟爸爸起衝突的場景覺得很有趣,看起來像是跟格鬥遊戲致敬,尤其最後被父親擊倒後還留下「會痛嗎?這是我愛人的方式」,「愛是鮮血的紅色」等等都讓人想到1989年的超級快打旋風2。大人面對債務選擇了死亡而逃避,看著珍惜的事物一個個消失,裕貴把腳踏車推下了河邊,帶走了電貝斯,「這難道不會覺得很自私嗎?」,爸爸說愛是紅色,哥哥說愛是白色,是他對於愛的疑惑。

另外我覺得這一段在便利商店時翻玩便利商店的音樂也很有趣,以及在緊張的劇情裡加上重金屬也非常的適合。

 

第四章 鋼琴課

唯一的女生郁子沒有無名指,看起來很高冷,隨手拿著一個立可拍紀錄,但從來沒把照片洗出來。家人被喜歡他的鋼琴家教謀殺。我覺得他的人設是我最有共鳴的一個。我也覺得想記錄就只是想記錄而已,前一陣子我有一張128G的記憶卡壞掉,今年上半年很多紀錄都不見了,我好像也還好。「無差別戀愛就像無差別殺人」,印象中這個環節就沒有拿到什麼物品了。他們坐上了一台載著鋼琴的貨車,因為手機鈴聲想起被貨車司機發現開始逃跑,大家在旋轉樓梯奔跑搭配著鋼琴聲的設計很不錯。鋼琴家教承認自己殺了郁子的父母,手機在打擊練習場裡被郁子打爆,打擊完之後要跑啊,四個小孩依照棒球場地的菱形軌跡規律地奔跑著。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後,離開了學校,花完了錢,受到垃圾城邊緣街友啟發,這四個沒有目的的小喪屍組成了小喪屍樂團。 父母雙亡,厭世,邊緣化,沒有感情,等等的負面形象,一夕之間爆紅逆轉。連曾經否定,不屑一顧的人也為之瘋狂。以遊戲來說,什麼是冒險的終站,要打敗什麼大魔王嗎?故事的最後要準備迎接什麼高潮嗎? 但好像也都沒有。光在受訪的時候把找到巴士司機當成人生目標,但在專輯「是誰殺了人?」發行了之後,也逼死了那個大家心裡認為的壞人,然後小喪屍樂團又一夕之間聲勢一落千丈,人生好像沒有標準的答案。

想到前一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個迷因,眼淚沒有一滴眼淚的時候也可以不必哭,心裡沒有一絲一毫的微笑的時候,可以不必笑。不笑不哭的人不是不會笑,不會哭,而是沒有辦法在其他人類哭的時候,用一個「被動表情」作為回報。我覺得這種感情可能是我很喜歡這部作品的一個原因之一。有時候寫下某些文字會被認為寫下了某些人的心情,但其實最開始根本不是想被認同只是在描述自己而已,用各種形式。閱聽者會自己穿上衣服,搬了張椅子。而形成某種共感。我也很喜歡有句歌詞寫「全部混在一起,灑向這個世界」。

這部電影是在兩個月前還是三個月前金馬奇幻影展就被推薦要去看的電影,最近才上院線。不管是喜歡玩遊戲,還是有文青病很愛鑽牛角尖都可能會喜歡。在處理生死的嚴肅議題上,相較於過往的電影又顯得稍微有趣幽默,雖然表面不講愛,但卻能從電影特殊的處理上感受到情感。有點傲嬌的感覺。但也不是要去辯證到底是不是想哭。也許有一天,不需要因為要成為誰而成為誰,那樣的活著才是自由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