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178.JPG

兩年一次的簡單生活節,總是讓人期待,十年前的時空,音樂節並沒有像現在這麼興盛, 只花800就能在同一天看到好幾個團的表演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現在好像每個月,每個星期都有音樂節,在城市哩,在海邊,在深山中,走到現在,簡單生活節難能可貴的地方應該是他還在。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消失了,我會不會像每年都很懷念「野台開唱」那樣懷念著, 也許會吧。

今年的簡單生活節是免費,對比去年花了將近一萬元去看 Summer Sonic,簡單生活節居然可以連兩年免費舉辦實在難以置信,不會虧錢嗎。又或者像 Cold Play 這樣一團就可以賣到 7800的高價位,還完售。台灣音樂祭居然可以免費,真是不可思議, 這是意味著簡單生活節的成功還是音樂圈的血汗。但免費意味著水準會有差異嗎?或者說我們會失去甚麼嗎?最直覺鮮明感受到的是,今年的 list不像某幾年那麼的星光熠熠,而調性也偏清新,(雖然我沒有聽完全部就是),但在這個名單沒有陳綺貞,沒有蘇打綠,也沒有張惠妹,沒有四分衛,董事長,濁水溪,滅火器,血肉果汁機。雖然免費,任君挑選,今年我也只是找了自己喜歡聽的來聽,沒真的參加了一個音樂節的感覺。如果可以免費又有夢幻名單的音樂祭不知道有多好,今年的簡單生活節讓我很願意捨棄一些時間去做別的事情。(像跑去大安區,信義區看展覽,看電影再回來)

IMG_4606.JPG
Day 1: 奇哥 -> 小球。
小球今年在綠意舞台,綠意舞台有點像去年的星波舞台,他跟PIA都排在這個舞台的六點。去年我有給主辦單位建議小球應該可以再更大一點的舞台,因為去年那個舞台就已經擠到不行了,但今年還是沒能排在大舞台上,真是可惜。我看了時間,因為這裡即將擠爆,再加上小球有預告 17:00 要彩排, 可以預期的是,當奇哥表演結束後,這裡會慢慢匯集人潮, 於是就架起了腳架,準備著錄影的工事。在彩排的時候,小球有點認真的不知道在準備甚麼,因為同時間微風舞台正在表演,綠意的外場聽不到台上的狀況。到彩排接近尾聲時,小球預告了會唱新歌,以及帶大家唱 「so far so good」的一小段。雖然只是跟著唱 so far so good,但除了跟唱 so far so good外,後面還有需要小轉音的地方。但覺得「22」才需要教唱吧 , 每次到最後一段的時候,小球會試圖要台下觀眾幫忙唱,但大部分時間會唱錯或傻眼一下,然後小球又拿回去唱。忘了說,綠意舞台是個四面台,小球很會利用場地,他那天在唱「欠一個勇敢」也藉機轉身到後面唱,或走下場,唱「遍地開花」時還跳上車子後面, 最後更跳上車頂, 還惹得警報器格格作響, 讓阿強拿出鑰匙來關掉聲音。雖然有很多時候連攝影設備都慌亂得抓不住小球的身影,或在當下無預警的失控混亂,或遇到總是冷靜聽歌的安靜群眾, 於是在聽小球 cover五月天的「約翰藍儂」時,有時候會覺得是不是這首歌舊了,還是自己老了,怎麼大家好像沒有共鳴的感覺。但我覺得她會想選這首歌,應該是很符合她現在的狀態吧,只是那天Talking好像沒好好說說。音樂即生活,就像她的生活造就了他三首新歌一樣,我的感覺是那個棉花糖在這三首歌裡面越來越遠了,也許他的心境和生活就反映出這樣的光景。是說, so far so good到底要怎麼翻譯呢?  我很好 (不用擔心) 嗎? 「隨口說說」並不是慢歌,但以為會是更輕快的歌 , 歌詞也有點口語化, 像「隨口說說,我們一起加油」,很難把這兩個句子連接在一起,覺得奇怪。在三首新歌中算是比較沒那麼喜歡的,而「七分滿」的副歌有點不只七分滿的感覺了,有點被打動的感覺,很好聽 。不過以新歌來說,最喜歡的是去年發表的「時光機」。( YOUTUBE連結 )

DSC05197.JPG

本日歌單: 二十二,在這, 欠一個勇敢, 約翰藍儂, so far so good, 隨口說說,  遍地開花, 七分滿。
so far so good: (spoken) used to say that things have been happening sucessfully until now. 

聽完小球我們一行人去吃久違的藍記(對我而言久違),回來的時候第一天也結束了。我們在Legacy外面看完許哲珮,真的只有看,然後第一天就結束了。

undefined

Day2: 織樂 -> 巴奈

第二天早上去考日檢,被日文聽力轟炸。台大離華山也很近,於是改變行程來聽簡單的第二天。織樂去年就在國家音樂廳舉行過演出,還好沒有像某團這麼搶手,所以也有過在國家音樂廳很違和的聽著流行音樂的機會。織樂的團員除了有前歐開合唱團幾位厲害的歌手之外,負責Bass的嘿嘿是小時候在大學的同學,真的超級厲害,而且聽到朋友都很讚賞他的聲音,就覺得很酷。他們將歌曲改編成阿卡貝拉的形式,帶來了泰雅族語的歌以及耳熟能詳的姊妹改編,原來˙姊妹是張惠妹第一張專輯的第一首歌。下午去看的電影也是一波日文轟炸,晚上本來想聽Pia,但電影結束的時間很晚。本來想聽巴奈唱大武山或者是不要不要討好,結果今天的節目安排很特別,是個台語趴,有深深延續著早上聽不懂的語感到現在,但至少知道了12/10是世界人權日,知道了彩虹的台語唸法,也知道了蝙蝠的台語要怎麼說,能聽到巴奈唱一系列的台語歌,感覺滿妙的。嘉賓何欣穗出場時好像人類都突然長出來了,好像不容易的組合搭配也是今年簡單的賣點之一,有幸看到了其中一組。(第一天Ricky搭奇哥不知道算不算是)
DSC05220.JPG

彩虹的台語。 蝙蝠的台語


第二天在一陣安可下結束了,簡單生活節沒有太多贊助商,沒有小七,垃圾好像也不怎麼多,今年簡單生活節有點像太空戰士XV,很好玩,更簡單,但跟最開始的印象都不一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