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9%BE%E6%97%A5%E5%91%8A%E5%88%A5%E5%8A%87%E7%85%A7.jpg 


百日告別很真實,

即使我還沒有這樣的經驗,

我也能相信,所謂失去至親的人,有時候就是這麼難搞。

不是要逗開心,

不是安慰,

不是陪伴,

不是擁抱,

也不是互相舔舐傷口。


育偉(石頭 飾)跟同事聊天講到的羊群的比喻,

很自然地聯想到自己就像是那些奇怪的羊。


在大雨中奔跑的畫面也讓我印象超級深刻,

我覺得跑步恰好能形容那個心境,

為什麼那麼想要跑,

為什麼越跑越快?

跑步慢慢跑本身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想跑得快想必是不想再停留在那裡了,

想要脫離,

想要越快脫離越好。

但又無法。


用一人長途蜜月旅行療傷,

想像著另一個人的存在,

想像著另一個人的反應,

想像著笑,想像著擁抱的溫熱,

想要無視殘酷的事實,想要逃離的心情

跟想要知道他的存在,他的反應,跟能象徵的他的那些

食物啊,琴音啊,過去啊

似乎也不會矛盾。


想要擦拭你的存在

也想要擁有你的全部


用筆畫了一個100日的期限

對自己說: 再見。


心傷就像手傷一樣,

過了一陣子慢慢癒合起來,

但不是完全的好起來

也會留下像是疤一樣的東西吧


最後想說的是

林嘉欣演得很好是可以預見的

而石頭的表現才讓我意外

特別是他是看起來這麼幸福的人,又不是以演戲出身的樂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