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之月  

果習慣於制式一貫的生活模式,紙之月給了我一種難以想像的瘋狂,

瘋狂的點在於安於平凡而不願意去想像,某些不被允許的可能性。

 

空在90年代,還不那麼電子化的時代,女主角梨花剛從主婦轉型成職業婦女。
梨花因為積極又貼心於銀行的工作, 遂從兼職轉成約聘銀行職員,
而他的業務主要在於親自拜訪上了年紀的客戶,
協助辦理認購銀行的產品,定存,國債等。
因為一上任就說服了客戶購買國債也得到分行長的器重,
相較於銀行內過於拘謹的同事,或過於輕浮的同事,
梨花反而像是乖乖牌資優生一樣,
覺得不用管就會自己唸書,可以很放心讓他去做自己的事,
但通常這種人才是更危險的,梨花就是。

為要幫這些客戶親自辦理銀行的手續
很多時候都要經手大量的現金,
梨花在一開始也沒有要侵佔的意圖,
當他有購買化粧品或想要買廉價手錶給老公時,
雖然當下的現金不太夠,讓他動用了客戶的錢,
但她後來至少還領了錢還了回去。
但這個用本身就有了化學變化,
理論上不是連碰都不能碰的嗎?
但故事一直都沒有批判這個行為,
拍出這個借的動作,在於鋪陳後來的跨越規則的行為的合理性。
而且梨花的生活很平淡而個性很壓抑
他買錶給老公,被老公嫌便宜不願意在平常時間戴
她也沒有表現得很生氣,
或許當下的反感給了她另外一種刺激
覺得更多錢才能滿足更多的慾望與夢想嗎?

中一個客戶的孫子光太在地鐵站三番兩次的巧遇和追求梨花
讓梨花的態度從一開始的閃躲變成接受,
有一次兩人站在地鐵的兩側面對面
橫亙其中的列車開走了模糊了視線
留下了空蕩蕩的月台
一轉身,那個人恰好剛從對面緩步走來
一種很有日劇巧合的老梗節奏
這是外遇耶
兩人的進展超越了只是超有感覺的層次
梨花不只獻出了自己
也願意幫他還清所有的債務
也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心思打扮容顏
在同事間也很難壓住的高調

花在這種奇妙的感情出軌中必然得到了什麼
讓他為了維持這種關係而願意鋌而走險去用存戶的錢。
像是拿兩百萬的定存去解約再把作廢的單據拿回給存戶詐騙已經定存但其實沒有
錢就像毒品就像春藥一樣讓梨花無法自拔
他看著愛亂買的客戶,看著她記憶不好,或是對自己的過度信任,
騙他領了10萬的現金卻簽了兩百萬的單,
甚至開始用特別的方式偽造單據跟製造金融商品的傳單
一一向自己的客戶下手

誆騙來的錢就用在和小男友的享樂上
因為不是自己的錢
即使花了一百多萬去住一個旅館也不會心疼吧
看著他們兩個花著別人的錢享樂
不管道德和法律意義的話
真覺得那些守規矩的人是笨蛋
就好像政府禁止商人過度傾中,定立一堆罰則
但還是一堆人西進設廠,大賺錢
後來居然大開大放,擁抱鮭魚還是鯊魚返鄉
又或者像中職的假球案
打假球的球員雖然得到道德或律法上的責難
但球迷失望走人的後果
反而是守規矩的人要承擔損失。
難道守規矩的人都是笨蛋嗎?

有錢真的能得到幸福嗎也是很有趣的問題
當一個一百萬的房間很容易住得起的時候
當每個禮拜都可以住得起這一百萬的房間的時候
感覺也是另一個很恐怖的事情 。
就像彈簧深展一次可能可以得到不錯的延展,
但過多了就會彈性疲乏。

許看了這部電影會讓人對於壓抑和自由有不同的解讀
就像是捐錢的例子,
如果是大家省下自己的小錢所捐出的五萬元沒有問題
但如果是手段不明不白的五萬元,就不能被接受
因為總有一天這個不正義會在某十反映出他的害。

但現實的問題是,如果大家都只是在有餘力的情況下才做善事,那些人等得到善款的注溢嗎?

當整件事情到後來爆發出來的時候,
起初,黎花利用銀行內其他人的敗德行為想讓自己的行為也被合理化
但後來調查發現,梨花有計劃且大規模盜領住戶近一億日幣的存款
告發者向梨花表示自己相較於梨花才是慘的人
因為他安於現狀規規矩矩的做事25年,壓抑忍受且不會反抗體制
梨花認為他很假而不是真的想幫她規避法律
後來為了逃避現實,梨花打破了玻璃從二樓一躍而下飛奔到遙遠的國度,遠走他方。
超越邏輯與現實但很直白的下了註記

 

這是一個用慾堆出來的夢
而片尾吃下泰國男子 (很可能是小時候捐助的孩童) 芭樂的時候
難道你不覺得
施比受更有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