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了很久很久, 

Rick說, 要是人被殺了都不會有人知道吧, 要是被滅營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

 

如此如此偏僻的一個地方..

踏進了軍營, 勾起很多回憶,

墾親是當時的我沒有經歷過的畫面,

我只是很任性的約了自己想約的飯局再自我毀滅而已,

走進廁所時, 不自覺得注意起周遭的環境,

 

小便斗乾不乾淨, 洗澡是怎麼洗的,

睡覺的時候會很冷嗎? 早上要跑三千公尺?

吃飯吃些什麼? 依稀記得成功嶺的伙食真的很好

 

內心許多的問號和對照好像除了真心發問以外,

另一方面在慢慢喚醒內心的美麗與憂傷,

選擇研發替代役最大的遺憾, 莫過於讓三年的情誼化為烏有...

但我從來不曾自我反省什麼 .

 

 

然後, 一面懷念與憂傷, 一面仔細觀察著大摳與其他人的互動,

好像聊的也就是那樣, 

軍營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氣氛像是園遊會一樣,

可以看看生活花絮的照片,

拉拉單槓 (但一下也拉不起來)

玩有求必應 (是用黏的不是用拉的), 九宮格 ..

 

深深深呼吸一下,

原來, 這叫作自由

 

因為慧趕著要回去上班,

Rick飛快地帶著大家從中坑殺回車站,

路人擋路, 

火車站周遭要改道

要不是真的熟這邊,

根本不可能趕在火車開車前到達

連票都來不及買

 

慧飛奔 .

 

(後記)

原本我想貼唯一一張圖片是大摳的即可拍, 但找不到

後來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大摳的哥哥拿著阿班的相機幫我們大家合照,

後來大摳的哥哥居然拿著阿班的相機跟他的女朋友說

"我們來自拍吧!!!" XDD

全站熱搜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