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禮拜之前 , 我還跟你說過話
現在 , 連一個字都顯得吃力了。


我以為我會很難過的
至少會比我阿媽過世難過一百萬倍的
我最難過的時候應該是聽到我媽媽說
奶媽中風了 , 連一個字都很難講出來 ,
我覺得很意外 , 因為在聽到的時候的前幾天
我去上課的時候 , 他還有問我要去上課了嗎 ?
畢業了沒 , 有沒有女朋友了啊之類的 ,
就明明都很正常啊 ,
有一天奶媽從亞東回家的時候
我在路上也看到他坐在路邊 ,
真的不一樣 ,
以前總是會聽到她的大嗓門 ,
很有精神很爽朗的聲音
但那天她也只是靜靜坐在一邊聽別人說話
不發一語
那天我沒有跟她講話
我沒想到
我就永遠沒辦法跟她講話了...
我不能諒解我爸爸像在爆星光雷那樣跟我說這件事情
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少人真的能體會這種心情
或我真的可以跟誰說我的感覺是什麼
如果可以
我也希望我能夠有個肩膀去分擔你生命中的重量
如果你覺得人生很無趣
或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好留念的時候
為什麼不會稍微想到我
很多很多不能理解的過程
都在自己的腦袋空間以為這個人是我愛的
但我除了每天在想給愛和想被愛和一些工作未來的事情以外
到底對身旁的人有什麼建設性..


如果能多做什麼 結果是不是會變不同 . . .?
要去上課了 , 可是我想跟妳聊一聊近況 ,
還要一年才畢業 , 明年妳可以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嗎 ?
沒有女朋友 , 等到結婚那天 , 妳一定要來喝喜酒 .


請多多關心你/妳身邊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