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出走 (Villa Amalia)

導演 : 班諾賈克(Benoit Jacquot)
       法國 , 2009

 

這部片的選片理由很簡單 ... 因為有鋼琴

攤開這次選片的片單 , 沒有一部是因為音樂而選 ...

但這部片的重點顯然不只是在 音樂 ...


但必須說的是 ,  我是看到一半才想到我那天是為了聽鋼琴才選這部片的 .

而彈鋼琴的時候也很吸引人 ,

尤其只是幾個簡單的單音的時候 , 靠著音量的掌控就表現地很有情緒

 

 

一開始是一個很懸疑的跟監場面 ,

女主角 安 發現了自己的同居人 , 跟一個陌生的女子 , 親吻 .

鏡頭其實很遠 , 不認真看根本不知道是甚麼事情 ,

因為從我的角度 , 就跟安 一樣 , 在門外

總覺得有甚麼事情正要發生 ...

等到發生了 , 我只能感受到安 的情緒 ,

而不知道 , " 原來只是接吻 "


當然 , 安也專心地 , 沒發現他自己被另一個人跟在後面 ,

也就是他的兒時玩伴 , 喬治 .

精準的講出了 安過去的名字 ,

一個一出現就覺得大概是個替代品的角色 , 果不其然 .

 

回到了住所 , 同居人托馬擺出了一付興師問罪的樣子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 我留言了十幾通都沒有回 , 擔心死了 !"

當下觀眾跟女主角一樣地錯愕 , 一個人做錯事還可以擺出一付受委屈的樣子...

安很毅然提出要分手 , 要離開他 , 永遠

正常人都會問 , 為什麼要提分手 , 難道你愛上了別人了 ?

"問你自己吧!" , 回得真好 !

 

因為同居人托馬的脫序演出 (不過也只是精神背叛而已,只是接吻)


安 頓時對現在的生活感到失望 , 痛心 , 不能接受 , 甚至要拋去所有 ,


賣掉居住的公寓 , 退去了所有的工作 , 表演 (他是一位鋼琴家 ,本人也很擅長彈琴),


但同時也照顧自己的母親 , 同時向 喬治購買了一個小茅屋 ,


一個人要完全地逃開一切 , 在這個段落上看 , 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


這個地方用很多方式去呈現離開過去 , 離開回憶 , 離開現實會面對的框架 ,


但人在逃離的過程中 , 又同時會被既定的框架限制住 ,


在偶像劇裡面常常會看到 , 分手之後就會想把和舊情人的照片,對戒,對杯,對錶,之類的
東西都處理掉, 好像這個人不曾出現,


我覺得在這個部份的處理也有類似的感覺,

只是太習慣一些處理的手段 ,

如燒照片看久了就不覺得燒照片會怎樣 ,

看到一個鋼琴家在滿場的觀眾中 ,

突然不彈鋼琴了 ,

曲子本身正凝聚出一個氛圍時就離場了,

然後說, "所有的表演都取消 , 不彈了",

也賣掉了,急速地賣掉了正在居住的公寓,

甚至連名字也不想要的時候,

總會覺得誇張了 /或變態.

但總覺得, 這個處理正是要用一種極致的手段,

一方面覺得不可思議,一方面又要呈現平淡

希望讓你覺得震撼之餘, 同時理解了一切的發生是自然的.

 

而不同於燒照片的是, 很有逃也逃不開的感覺 ,

拿父親來說 ,

安從小有個爸爸也是音樂家,

但受不了他的母親 ,和他的小孩,

離開了家, 為了生活/工作而生活/工作.

安 基本上是不認同他的爸爸,

也是想遺棄她爸爸的姓氏,

所以對於自己的姓這麼愛隱藏吧,

但,

她的行為模式看起來還滿像她爸爸的,

也走上了鋼琴 , 也離開了家,

在創造一個自己的價值生活空間的同時 ,

也被爸爸的行為, 潛移默化了.

 


這部片的很多小行為 , 看久了會很有感覺 , 像游泳 ,

不只是在鋪之後會找到一個很難去卻很意外美麗的地方的梗.(不過會游泳又會爬山的人真
的太強了)

也在表示我們想要脫離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時 ,

有時候會, 想要讓自己可以累到一個極致, 游泳正好就是一種方式.

沒為什麼, 一直游, 一直游, 一直一直游. 一種精神上的逃避 .


整場戲最深刻的一幕是"日出",

我覺得在看家裡的傢俱一個個被搬走的時候,

你根本很難想像,之後會在一個這麼奇怪的地方,

看到這麼美的日出,而要有這份美麗的代價是很高的,

除了身處於一個沒有科技,出入不便的深山野嶺之外,

最可怕的應該是世俗人的眼光吧,

而最危險的是, 在沒有享受到以前,

根本沒有人能告訴你, 這樣的捨棄是否真的值得,

只有你能告訴你自己,

而我覺得答案已經昭然若揭了,

也許是在海裡游著仰式的時候,

也許是坐在沙灘椅上看著遠方的地平線呈現一線白時,

也許是在喬治問安 , 你在這裡要幹嘛的時候,安所回答的答案 ,

"要怎樣就能怎樣啊!"

 

但 ,

這部片真正重要的或許不是那個旋即消失的結局 ,

到現在對結尾的印象還很模糊 ,

而是自己對於自己的人生的選擇吧 ,

即使這部片的逃避看起來是好的 ,

但寂寞的感覺同樣也很大 .


這場戲的最後有一場映後座談,
金馬影展真的太好了吧 !
我見到了雨蓓大師(Isabelle Huppert)本人啊!!
問第一個問題的人超爽的,他用法文問,好屌!
看他問問題的時候很像在跟自己的偶像聊天一樣,羨煞旁人.

透過這樣的座談,我覺得最能確定的一點是,
人們太容易有自己的觀感了,
有一個人問,為什麼最後會摸爸爸的臉,這個動作代表原諒嗎?
也有人問,為什麼會把偷情看那麼重,可是後來可以跟義大利女孩有一段一夜情?
這些答案的背後 , 都沒有所謂的答案 .
人們總以為 , 一個動作背後有著某種隱含義 ,
也許有 , 但也可能只是演員覺得很自然的動作 ,
也不會因為演員說 , 我就是想摸一下不行喔 , 然後就不見了 ,
我聽了以後覺得 , 問了這些問題反而不能更確定甚麼,
因為電影只是提供了一個情境, 觀眾會幫這一切填入該有的色彩和生命,

不過我覺得有趣的是導演對一個問題的回答,
有個觀眾問說 , 安 是否有女/女雙的傾向,
導演一時聽不明白問題的意思 , 因為他覺得世上沒有所謂雙性戀,
所謂雙性戀只是同性戀者對自己性向的掩飾,
這太屌了 ! XDDD

回到我第一個觀點 , 我覺得語言真的很重要,
如果很喜歡一個外國人,你一定要把語言學好
就像洪蘭說的,崇拜史懷哲要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
很正確 ! (我沒有在婊洪蘭)

你不一定要知道他是德國人,但是要會德文啊!


好啦 今天收穫很多!


安好像很習慣性地說抱歉 , 每當有人說某某某已經過世了 , 他總會說抱歉

對方則會回答 , 沒關係啦 , 那又不是你的錯 ,

聽第一次會覺得好笑 , 第二次第三次以後則是覺得 , 很好笑 .

 

另外 , 我覺得雨蓓很有自信 ,

有人問他這個角色看起來並不好演 , 準備的過程中有沒有甚麼要克服的地方

他回答的過程直說沒有甚麼難演的地方 ,

也分享了在體能上的訓練和在精神方面的投入

能親眼看見本人 , 聽他回答問題實在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

就一個表演者來說 , 能從觀眾的問題中感受觀眾的觀感

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吧

我覺得大家的提問也很棒呢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