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針對五天後的馬拉松的第二次長距離練習, 共21.68公里, 但中間有 1小時的休息。 

 

 

  天早上六點起來, 但七點才出門, 搭乘火車轉乘捷運, 約九點到淡水。 氣溫高, 鋒面還沒有來, 是很好的天氣, 有些區段因為靠近淡水河,還有徐徐微風, 並不像上次那麼冰冷。 穿著一般路跑的T-shirt+薄外套 因為要跟同行的姐姐聯絡 還有帶手機, 信用卡, 跟鑰匙 其他就寄放在寄物櫃, 寄物櫃在淡水站1號出口外 ,每小時10元。 放好就可以開始了。從淡水到八里往返的路線是一個U型 沿河岸跑過捷運沿線途經紅樹林站, 竹圍與關渡站 這段大概5公里, 而過關渡大橋沿河岸到八里渡船頭就是另一個五公里,所以往返幾乎可以跑掉一個半馬的距離。

  上除了一些自行車騎士外, 人很少。比起上次中午出發的足音雜沓,倒是十分清幽。我跟我姐都不算快的人,但跑法有些不同,他會維持一個速度持續的前進,而我是設定了一個距離,只要跑到就快走1分鐘。以快走平均0.1公里來看。從淡水往八里半趟約11公里左右。

  程因為還有些新鮮所以會邊跑邊拍照紀念,有些特別的地形會用快走帶過,比如木板路面,或關渡橋上的鐵皮步道,如果騎車奔跑都會匡郎匡郎的,甚為干擾。在中繼站我們補充了一些熱量和水分,還修圖跟上廁所。在做完一連串的事情之後,便沿著原路回去。因為今天起得早,我記得上次也是在同一家OK吃完東西後,天像被跳電一樣突然都暗了下來,這條路線的缺點就是過了晚上便不太適合跑步,但可以隨需求選擇要搭船回淡水,還是從某個捷運站回淡水。其實也是很方便的啊。那這次回程才中午,除了日正當中,汗流浹背外,就還是可以一步一步地往目的前進。

  步時有些人習慣邊跑邊聽音樂,我今天則是聽到別人車上的音樂,或自己唱的。某一刻,路上聽到自行車上放著棉花糖的一百個太陽月亮,太驚奇,我還停一下確定。讓我想回去也把錄音筆也放上七小時份的精選歌單好在東京跑步時也能洗洗耳朵,又經過了一個自行車在播送曾沛慈的如果失去一點點,這最近還在打,我能理解。還有一台自行車在身旁呼嘯而過時,他本人唱著棉花糖的我們都一樣。到底,究竟,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們呢? 覺得開心。

  去在某些地方都刻意想快一點,但又怕抽筋也有點保守,反正就是在可以的範圍內加速,竹圍到紅樹林那段感覺比之前快,越快到終點就越慢了下來。(但從數據看並不那麼一回事),最神扯的是,我的信用卡居然掉了,雖然我掉卡的經驗豐富, 但這次最尷尬的是再兩天要過年,再五天我要飛出去。希望限掛可以快點拿到, 雖然其他像AWS綁信用卡或spotify綁信用卡那都還好,麻煩的是要怎麼去跟日本飯店講信用卡要換一張的事情 (因為新卡會變更卡號), 網頁上只留電話沒有mail,而且好像只會日文(我還沒打電話)。這個就 to be continued. 然後神秘的是因為信用卡掉了跟一些錢掉了後 . 我跟我姐就變窮鬼了, 因為我們的身上的錢還不夠打開置物箱, 我們還得搭捷運回家, 資金突然變很吃緊。結果到底跑怎樣就突然不重要了, 支線任務瘋也似地開枝散葉了。

  先,我姐先去便利商店借錢開鎖,拿到包包清點兩人目前的財產,我姐有一張悠遊卡跟些許零錢, 我的皮夾只剩下10塊錢。我們精算著從淡水回樹林的最小成本擴張樹。還好我們的錢可以支付得起,只是我們原本想愜意喝著咖啡的計劃就不能實行了。否則會回不了家。買了單程票,我在包包裡翻找到之前亂丟的一些零錢,讓我們的手頭寬裕了些。至少可以買可樂了。

  運上,我姐對於我能掉東掉西的特性感到也不能說習慣,更可以說是無奈,她讓了一個位給老伯伯,我跟他說關於記憶捷運站名的事情,然後在想我有沒有其他回家的可能性,因為我本來是想去另一個地方,但現在看起來不行了因為沒錢。淡水線經過了我們早上路過的紅樹林, 竹圍跟關渡,過了北投後還有七八個站台,漫長的站名讓我覺得雖然才兩點多快三點,今天也是跟淡水線一樣好像永遠不會停站。我心裡暗自忖度著,捷運在過幾年我一定會適應困難的,縱橫交錯的地與地,拉扯的是肉做的心啊。

  之,我們在站外找了兩三家的便利商店終於找到想買的可樂 (非zero),但刷進站後看到兩家小七又是一個傻眼,為什麼又多走了一些路!! 但也算是幸運,本來打定主義不管是坐哪班車回樹林,總是要等到區間車才出站,這樣才會只花18塊。但幸運的是,才進去的下一班就是區間車,而且幾乎空車,我們在哪裡失的花瓣,此刻是我們成長的養料。更絕的是,下雨了。一回到家就下雨了。還好我們起得早,雖然有著一些不幸,但大抵上是好的。


希望在東京凡事小心為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草 的頭像
艾草

惡魔洋芋片工坊

艾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